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

九一八警钟是中国人的怒吼!20年前,衢州一群老人出征东京,向日本政府宣战……

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 :2018-01-28 10:26

  又到9月18日,刺耳的防空警报响彻在中国大地的上空。对中国人来说,这一天就是国耻日。

  86年前的今天,日本关东军在沈阳悍然发动了“九一八事变”。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!14年的抗日战争从此打响。民族危亡的关头,多少中华儿女毁家纾难,以身赴义、舍命报国,与侵略者殊死拼杀。

  硝烟早已散去,警钟却仍在长鸣。警报声中,人们听到的是一个民族拒绝遗忘的誓言,看到的是无法洗刷的历史之痛、民族之耻。

  20年前,衢州一群特殊的老人加入了中国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原告团,他们带着国破家亡的屈辱与创伤,以再战的方式,将日本政府告上法庭。他们坚信,历史应该得到清算,正义与和平的力量不可阻挡。

 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,也是最好的清醒剂。衢报传媒集团啸报工作室今日重发一篇旧文,以此纪念20年前的这场奋起与努力。

  昭昭前事,惕惕后人。永远不要忘记,我们脚下的土地,曾经流淌着无尽的鲜血。

  “记忆不是为了恨,而是为了长久的和平”

  ——回望中国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20年

  本文首发于衢州日报2017年5月22日及5月29日

  衢报传媒集团啸报工作室出品

 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李啸

  【啸报导航】再回首,那场曾经震惊世界的跨国世纪审判正逐渐被人遗忘。青春早已不再,岁月在王选曾经美丽的脸庞上刻下了缕缕痕迹,头上留下了丛生的白发。

  遥想20年前,意气风发的她经常带着一拨又一拨中国老人,肩并着肩,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东京地方法院的法庭,痛陈着黑暗的悲情往事,大声控诉着日本政府犯下的滔天罪行。

  虽然中国人败诉,但却赢回了被遮蔽的历史真相——东京地方法院首次认定731部队实施了细菌战,造成众多中国人死亡的事实。

  20年间,行走在爱与恨之间的180名中国原告逐渐衰老凋零,而陪伴他们的日本律师也由青丝褪成白发。一切都在改变,唯有岁月沉淀后的使命与责任不曾变。

  “原告团绝不解散,如果作古以遗属替代,要一直告到海牙国际法庭。”前不久,在衢州中国儒学馆举行的“回顾与展望——细菌战诉讼20周年”研讨会上,最年长的原告代表薛培泽,以89岁之躯再度发出悲愤呐喊。

  往事如烟,但现实问题亦接踵而至。时至今日,中国民间发起细菌战诉讼的意义到底何在?当司法化解争端的大门关闭,中国受害者们新的出路在哪里?细菌战调查与诉讼的下一个20年,又该驶向何方?

  1、“我已经看到了,就不可能再背过身去”

  遥想当年,意气风发的王选经常带着一拨又一拨中国老人,走上东京地方法院的法庭,大声控诉日本政府犯下的滔天罪行。图为1998年5月25日,王选带领细菌战对日诉讼原告代表杨大方、薛培泽等走进法院。资料图片

  《日本沉没》是一部灾难电影,讲述了由于地壳运动,日本列岛从世界上消失,永远沉没于海底的悲剧。

  这虽是科幻想象,然而在《死亡工厂——美国掩盖的日本细菌战犯罪》作者、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·H·哈里斯眼中,现实并不遥远——“只要有两个王选这样的中国女人,就可以让日本沉没。”

  “我已经看到了,就不可能再背过身去!”20多年来,每当有媒体追问与侵华日军细菌战调查的渊源,身为中国细菌战受害者群体领袖的王选总是这样回答。

  《日本沉没》电影海报。资料图片

  王选记忆的深处,隐藏着父亲惊恐与痛苦的面容。1942年的秋天,她的故乡义乌崇山村徘徊着死神的阴影。

  自10月13日起,不到3个月,崇山村就死亡了403人,达到村中的三分之一人口。最多的一天死了20多人,染疫不分男女老少,患病的死亡率高达95%,这其中也包括王选的8位亲人。

  头几个人患病死亡,家人还隆重治丧,买棺材成殓,请道士念经超度,想办法驱邪禳灾;后来一家人接连死亡,只能用一块门板,一床被子裹了抬到山上挖个坑,草草葬了。再后来连帮忙抬尸体的人也找不到了,人们甚至怕出门撞见抬尸体的,怕撞见“瘟神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