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房产金融 > 安邦集团:警惕房产泡沫破灭后诱发的金融风险

安邦集团:警惕房产泡沫破灭后诱发的金融风险

时间:2017-10-28 17:16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次数:

  当前国内少数城市的楼市火爆,只是资本过剩下投资者追逐资产泡沫的短暂狂欢。在经济下行之下,国内需要高度警惕泡沫破灭后诱发而出的系统性金融风险。

  近来,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不断呈现出房价“上涨永不停”的神话。与此前普涨不同,这一轮房地产涨价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和少数二三线城市,表面原因是,市场坚信这些城市的刚需旺盛,房地产价格还会上涨。

  从深一层原因来看,这反映了在资本过剩背景下,过多的货币在追逐少数顶级城市资产。难怪有人说,这一轮房地产上涨是彻头彻尾的货币现象。要指出的是,新一轮房地产泡沫以及随之而来的金融资源集聚,在一定程度上“对冲”了今年“去库存”、“去杠杆”的重点工作。少数城市的房价疯涨、“地王”频现,不仅无助于大量集中在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,还加大了少数城市的居民和企业杠杆率。值得关注的是,大量的金融资源随之向少数城市的房地产资产积聚,一方面继续推高房地产泡沫化程度,另一方面加剧了金融资源“脱实就虚”的扭曲程度,其中酝酿的金融风险值得高度警惕。

  从A股18家上市银行的半年报来看,纵观今年上半年新增房贷异常凶猛。在18家上市银行中,除宁波银行(002142,股吧)今年6月末的个人住房贷款余额有所下降外,其余17家全部为增长;其中,包括工行、建行、农行在内的15家上市行的增幅在10%以上,民生银行(600016,股吧)更高达70.42%。18家上市银行6月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合计138806.76亿元;其中,新增部分达20070.94亿元,占全国金融机构新增个人购房贷款的85.05%。此外,18家上市银行新增个人住房贷款,占其新增客户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达到45.46%。其中,四大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累计106652.97亿元,在18家上市行中占比达76.84%。

  很显然,以四大行为首的国内商业银行有意识地加大了个人住房贷款力度。据了解,大部分银行在2016年上半年都大力布局住房按揭贷款,有是甚至已投放了去年全年的房贷规模。在银行看来,与制造业等行业的资产质量相比,按揭贷款被银行视为“最安全的资产”。对这种不约而同的贷款倾向,银行自有道理。《财新》引述一位股份制银行高管的话称:“住房按揭贷款是风险底线,标准化程度高,不做这类资产做什么?”有多家银行行长公开表示,下半年要保持对按揭贷的投放势头。实际上,除了按揭贷之外,还有消费贷、房抵贷、个人经营性贷款等多种名目的贷款资金,不断流入火热的楼市。

  虽然在监管部门压力下,银行开始收紧对房企的开发贷款,但在宽松的资金面下,房地产企业的融资渠道极为宽松。很多房企并不依赖开发贷,大量融资转向了公司债。据WIND统计,截至8月29日,2016年房地产行业发债889只,发债总额近8000亿元,已大幅超过去年全年6751.73亿元的发债总额。更让房企感到惬意的是,它们借着资金宽松,纷纷把短期融资臵换成了长期融资,不仅企业面临的资金压力减小,而且融资成本也降低了。某“闽系”房企称,去年他们通过发债把融资成本降低了0.5个百分点。2016年1-7月,国内房企发债规模井喷,占总发债规模比重达15.29%,而去年同期只有5.71%。一些融资“高手”如恒大地产,其永续债规模高达1160.02亿元。地产商敢借钱,银行敢给钱,投资者敢撒钱,这是让地产商笑逐颜开的“蜜月期”。

  不过,部分开发商转危为安并不意味着宏观风险降低。正好相反,当经济低迷时,资金大量涌入房地产市场并非好事,而是为未来埋藏了结构性的风险。谁都知道,中国的房地产业已经过了普遍赚钱的黄金时期,即使是房地产开发商也对此持谨慎态度。一个迹象是,虽然一线城市楼市火爆,回款情况很好,资金面宽松,但并未明显转化为新开工项目,显示房企投资意愿不强。中国经济L型的基本面,不可能为房地产兴旺提供支撑。整体经济增速下滑如同海上巨轮吃水太重开始下沉,房价上升只是泛滥的资金在追逐巨轮顶层的资产。没有只涨不跌的资产,没有永远不破的泡沫,现在的资本推升的泡沫,只是追求暂时快感的狂欢。

  需要警告的是,未来的资产泡沫破灭一旦发生,将会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。它会有若干方面的表现:一是危如垒卵的债务危机可能会爆发,尤其是企业部门的债务会不断出现,企业违约会大量发生,危机会沿着债务链条迅速传播,最后汇集到金融机构,尤其是商业银行。二是商业银行面临的风险将会增加,系统性金融风险并非不可能发生。三是人民币汇率可能会暴跌,这将加剧资产价格下跌的多米诺骨牌,引发国内资金再度大幅外流,进入“贬值-资产贬值-资本外流”的恶性循环。

  当前国内少数城市的楼市火爆,只是资本过剩下投资者追逐资产泡沫的短暂狂欢。在经济下行之下,国内需要高度警惕泡沫破灭后诱发而出的系统性金融风险——这将是中国经济面临的前所未有的风险。